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公主有品

>

公主有品

满久 著

古代言情 沈铮 燕琼

【公主 将军 重生 青梅竹马 宅斗宫斗 破镜重圆 高级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1v1】 娇而不弱直球三公主 X 面若观音心有血仇小郎君 三公主燕琼生于西北,长在皇宫,爹宠娘爱哥哥疼,洗手用玉盆,穿衣着锦缎
天之娇女一样的公主还给自己找了个青梅竹马的观音哥哥——武定侯家的二郎君沈铮
幼时燕琼追在沈铮后头跑
“观音哥哥,你跟着我去宫里读书,没人能欺负你
” “观音哥哥,芝麻球很香,给你吃
” “观音哥哥,长大了你给我当驸马吧!” 两人长大后本该共结连理,但面若观音的沈铮有上辈子的血海深仇要报,而漠北是他要去的地方,却和皇宫有十万八千里
沈铮离开时选择悄无声息,可不曾想燕琼披着夜色出宫,她本想问很多话,最后却只一句
燕琼:“观音哥哥,你还回来吗?” 沈铮:“殿下不用等我
” 这一去,两人五年未见
再遇时是漠北大捷,已成为大将军的沈铮在宫宴上看着亭亭玉立的燕琼
燕琼身边有人打趣:“竟是忘了,咱们殿下和大将军幼时常在一起玩耍呢,公主是不是还称大将军为观音哥哥的?” 燕琼巧笑嫣然,眼里没有一丝阴霾,只掩住唇角轻笑:“是吗?沈将军黑的似寺庙里的罗汉,哪有一点观音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公主 将军 重生 青梅竹马 宅斗宫斗 破镜重圆 高级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1v1】 娇而不弱直球三公主 X 面若观音心有血仇小郎君 三公主燕琼生于西北,长在皇宫,爹宠娘爱哥哥疼,洗手用玉盆,穿衣着锦缎
天之娇女一样的公主还给自己找了个青梅竹马的观音哥哥——武定侯家的二郎君沈铮
幼时燕琼追在沈铮后头跑
“观音哥哥,你跟着我去宫里读书,没人能欺负你
” “观音哥哥,芝麻球很香,给你吃
” “观音哥哥,长大了你给我当驸马吧!” 两人长大后本该共结连理,但面若观音的沈铮有上辈子的血海深仇要报,而漠北是他要去的地方,却和皇宫有十万八千里
沈铮离开时选择悄无声息,可不曾想燕琼披着夜色出宫,她本想问很多话,最后却只一句
燕琼:“观音哥哥,你还回来吗?” 沈铮:“殿下不用等我
” 这一去,两人五年未见
再遇时是漠北大捷,已成为大将军的沈铮在宫宴上看着亭亭玉立的燕琼
燕琼身边有人打趣:“竟是忘了,咱们殿下和大将军幼时常在一起玩耍呢,公主是不是还称大将军为观音哥哥的?” 燕琼巧笑嫣然,眼里没有一丝阴霾,只掩住唇角轻笑:“是吗?沈将军黑的似寺庙里的罗汉,哪有一点观音

《公主有品》网友点评:

老娘好萌好可爱:名字其实应该叫《老娘好污好变态》

篮坛第一外挂:主角确实不需要抱团,因为主角根本就不是人了啊。你们以为这是篮球文么,这是修仙文啊,不然怎么可能姚明能和艾弗森一样打球。

我不是大明星啊:主角是个上世纪文盲,鉴定完毕。最重要的是没有血性啊,真有人身无分文没有家人的牵绊被坑100万,还不操起刀子干起来等什么呢。

《公主有品》精彩片段

第4章 公主打雪仗,郎君在养伤


回到清风院后,沈铮趴在榻上等金汉找大夫来。

突然听到脚步声靠近,他抬首看时,沈勃已经站到了床榻边,眼神很是深沉。

“恕儿子不能给您请安。”沈铮支着胳膊撑起上半身说道。

他看着沈勃环视整个屋子一圈后,就坐在他身旁的矮榻上。

沈勃身材很是魁梧,他背光而坐,坐下后挡住了窗外透进来的光,脸上的表情无法细究,空气中只能听到炭炉中木炭烧着的细微声音。

“二郎,你为何说谎?”

沈铮垂着眼眸,听到沈勃这样问,复又看向沈勃,“父亲怎么如此笃定我在说谎?”

沈勃皱眉,眼里对沈铮颇有些失望,“你当羽林卫都是摆设?皇后回京,你以为周边不会布防吗?早在三郎摔下时,羽林卫就送信给我,说我家的郎君在茶楼争执,兄弟相残。”

“兄弟相残?”沈铮笑着摇头,眼里有破碎的笑意,他冷冷地开口道:“父亲,如若有人欺你辱你,夏日让你在廊下曝晒,冬日推你入池,院里从不曾安排仆从,吃食从没吃过一口热的,人人笑你是低贱之人,连下人都能怠慢。”

“父亲,你说,你会怎么做?”

见沈勃久不开口,他暗笑一声地说:“我确实不知父亲会如何做,这些事情,您从没听过吧?就因为我当三郎是兄弟,处处忍让,可三郎要我性命,我却从未害他。推他落窗,更是无稽之谈。

今日是三郎不愿见我这个商贾之子出门丢人现眼,推拉我,而我躲开,他无处着力,这才摔下窗去。”

“父亲若不信,还是再接着请家法吧。”

沈勃看着沈铮脸上淡漠的表情,很是不解,“二郎,从前你与父亲说话是多么孺慕,而今,你怎么处处都是锋芒?”

孺慕?沈铮心里有些悲凉,上辈子他对这个父亲是那么崇拜,只是盲目信任的后果却是他放任其他儿子对自己追杀......

沈铮撇过头不看沈勃,双手捏成拳垂在身侧,哑着嗓子说:“因为我差点就被淹死在池子里了,如果我不为自己,还有谁会为我?我不像三郎,有阿娘。”

听沈铮提起他阿娘,沈勃突地咬紧后槽牙,好一会才放松下来,他沉声道:“现如今我会留在安京,等你大兄今年成婚后去了漠北,我在府中坐镇,自不会有人欺你。”

说完沈勃起身就往外走,可走到门前又回头,神色不明地说:“二郎,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茹兰恭谨些,她自然对你和蔼。”

说罢也不等沈铮回复什么,他就离开了。

沈铮静静地趴着,右手食指慢慢地在枕上敲,他当然不会把沈勃说要他对小周氏恭谨些的话放在心上,他是在想沈勃说的“你大兄今年成婚后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