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其他小说›醉里挑灯看剑

>

醉里挑灯看剑

陶渊明 著

其他小说 陶先生 陶渊明

简介:醉里挑灯看剑

来源:掌读520   主角: 陶渊明陶先生   更新: 2022-05-29 20: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简介:醉里挑灯看剑

《醉里挑灯看剑》网友点评:

我杀了法爷:粮草 ,轻松愉快,欢乐逗逼,各种情节都很不错。。

三界血歌:水逼之路大开无疑

我家古井通武林:角色的名字都是把当红明星的名字改一个字,比如冯建华、赵丽清。开局在古代社会卖打火机,价格是普通火折子的几十倍,生意还能这么火?又不是遍地大烟馆的我大清,难道还能当收藏品卖。

第18章 九寨沟三记

1997年的7月下旬,我曾去四川西北高原的九寨沟作一次短暂的旅行。岷山南段朵尔纳峰麓的这一条沟谷,本是嘉陵江源头的一条支脉。以高山湖泊与瀑布群而闻名遐迩。

九寨沟是Y型,入口处是主沟诺日朗,往上又分为则查洼和日则两条支沟。三条沟里有118个翠海,17个瀑布群,还有众多的钙化滩流。它们千姿百态,极尽自然之美。因此,九寨沟有了“童话世界”的美称。

我徜徉其中,身心愉悦。耽美之深,言语不及。歌德说过“艺术并不打算在深度与广度上与自然竟争。”在九寨沟,你会更加深刻地理解歌德的这句话。自然永远是最伟大的艺术品。

五彩池

则渣洼的顶端是长海。这海子有点像新疆天山上的天池,但比天池大。四围之山,层叠葱翠。右侧最高峰赭石壁立,倒映海中,如城如幕。海中无舟揖,为的是保护清纯的水质,免受人之污染。故不知长海往里走还有多远,象我这种好作赤松子仙游者,也只能临海一叹。

从长海回头,过山水画廊,穿夹道繁花,约两公里,即是五彩池。

深谷之中,一片凹地,积了一汪水,乍看盈盈一碧,细看色彩斑斓。古人言静若处子。而处子之静,比起五彩池,又差得远了。

这是我站在半坡上看到的五彩池的第一感觉。等到我走下丛林,站在池边,看到东岸之花木摇曳,蕴水之色彩迷离,真的禁不住要长啸一声。

久居江南,见水之狎人者春江花月,渔灯隐隐;水之妩媚者桃花流水,霁月相随;水之幽绝者寒潭古涧,终古泠泠;水之放荡者喷雷激电,冲跌无状。狎人者乃水之歌伎,妩媚者乃水之少女,幽绝者乃水之隐士,放荡者乃水之狂客。以此四种来比五彩池,其境皆非。

五彩池不过百席之地,水深丈许,地底石块差参。石隙中长出各类水草,纤纤细细,柔柔嫩嫩,仿佛不是长在水底,而是在清晨的空气澄明的草地上。

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澈的水,仿佛这不是一池水,而是一池空。是那样容不得半点纤尘的空,太虚幻境的空。

斯时阳光正好。这川西高原的阳光,虽在流火七月,却是强烈而不燥热。照到池中,一汪幽幽水,竟成了变幻无穷的彩池。

一池绿、一池蓝、一池紫、一池黑、一池白。绿是那种雍容大度的绿,蓝是那种无拘无束的蓝,紫是那种悠悠忽忽的紫,黑是那种亮亮丽丽的黑,白是那种玲珑剔透的白。水底有石垒垒,有草飘飘,有朽木横斜,有落叶纷呈。它们因风而生姿,因光而吐彩。枝影横斜,互衬美丽。

观察再细致一点,就会发现,这一池清水,含蕴漾动的色彩又岂止上述的五种呢?单说绿,就有深绿浅绿之分,蓝中亦有孔雀蓝、宝石蓝等。捉摸不定的色彩变化,稍纵即逝而又毫发可见。就在我临水凝视的时候,只听得叮咚一声,待涟漪散去,只见一丈多深的水底,有一只红红的玛瑙手镯,卧在白石青草上。原来,是一个刚走到池边的小姑娘,因为激动而撒手欢呼,那镯子便脱手而飞了。小姑娘似乎一点也不懊恼,她望着水中那小小的一圈猩红,露出兴奋的笑容。

忽然,我觉得这一池水应该是陶渊明所推崇的桃花源中水了。一想又不妥,桃花源毕竟是人间烟火之地,饮食壶浆,耕耘稼穑,皆取之于水,水难免不生长浊意。或许,它应该是传说中的瑶池之水,想一想还是不妥,那瑶池是仙女们沐浴之地。尽管她们美丽的胴体让人惊叹,但毕竟浴过的水,或多或少,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秽气的。

五彩池是不可比拟的,它就是它。人气与仙气,对于它都是多余的。就连住在山中的熊猫,似乎也很知趣,并不来这池中饮水。

孔雀河道

从熊猫海到五花海之间,有一条悠长的山谷,溪泉流贯其中。这条溪流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孔雀河道。

我们是依次游过天鹅海、芳草海、箭竹海和花海之后,才走下孔雀河道的。一串串的高山湖泊,让我感到一种特殊的宁静的美丽。天鹅海中的芦苇如同江南的田禾,百年老树倒卧湖底,象入定的美髯的仙翁;箭竹海浅草岸滩,小翠鸟飞飞点点、呜呜啭啭。鸟声落处,绿绿的苇丛边,水流处,有一带黄花开得正旺。悠静啊!清纯啊!置身其中,我的日渐迟钝的触觉、嗅觉和味觉突然间变得非常的敏感了。

正午时分,在熊猫海古松蔽日的岸边木桥上稍事休息后,我们走下了孔雀河道。

我一直很喜欢幽谷,它蒐集了山水的阴柔之美。庐山的青莲谷,张家界的金鞭溪,皆幽谷中的珍品。孔雀河道并不是九寨沟最惹游人的景区,但是在我眼中,它却是一段可留可步的至美空间。

顺着熊猫海里侧山壁间的栈道而下,首先入眼的是一帘瀑布。共三挂,中挂大,左挂小之,右挂又小之。三挂都跌落在一块平坦的巨石上,然后又分成许多更细更白的瀑布跌宕而下。尔后又一跌,再跌,飞泉嗽雪,银练腾空,豪壮中又含有几分飘逸。

再往下,众瀑合为一溪,在谷底的密林中迤逦穿行。这是一片怎样的密林啊!两边的山坡峭壁上,长满了森森古木,随便哪一棵,都有着千百岁的年龄。该绿的绿,该赤的赤,该枯的枯,该旺的旺,一切随意,决没有人为的痕迹。而谷中的树木,以松与杉居多,它们都是族类中的伟岸丈夫。头顶上的太阳仿佛是来自神仙世界的瑶光,照射到它们身上,散发出各种各样彩色的光芒。但也有不少灌木夹杂在松杉之间,瑶光之下的这些灌木,仿佛不是木质的植物,而是一团团天女织出的罗绵。水雾缠绕其上,蝴蝶翩飞其中,山花簇拥其下。层层叠叠,妙趣天成。在这里,我想特别提及一种开花的灌木。花大如碗,花白如月,怒放在苍郁森林中的这一树一树的白花,象乐园里少女的微笑。我曾问及导游小姐这花叫什么名字,她抱歉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孔雀河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潺潺流去,河中的鹅卵石,象是下了一地的恐龙蛋。而恐龙,恐怕还在两边高山的密林中酣然而卧呢。听说还有人看见熊猫在这孔雀河里饮水。草原上不能没有牧羊犬,如果没有熊猫,这一只只会走动的花,孔雀河的美,便失去了它的独特与非凡之处。

停停走走,走走停停,约有两公里的下山河道,竟被我走出了千里万里长的诗情。美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它明明白白,却回味无穷。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一直很喜欢这两句唐诗。但我脚下的水没有穷处,我头上的云,却是丝丝缕缕,如同飘自远古的梦痕。

当我刚刚感到腿有些乏力时,路拐弯处,一座小小的四角亭出现了。这是围绕一棵巨松而修建的亭子。松木为梁、为柱、为椽,松皮为瓦,松板为地,板下是一只碧汪汪的水潭。站在这别致的小木亭里,倚着那棵巨松,听水声、鸟声,看落花,卵石上的苔藓。你马上感到,林泉风度该是多么美妙。

这亭子里应该站一个吹箫客,吹长亭送别,吹曲水流殇;或者,站一个酒仙,舀起这满谷奔流的玉液椒桨,与古松对饮。让酒香把熊猫引进亭子,一起来与狂饮的刘伶为伍;或者,来一位诗人,他有着满头白发,腰间挂着陆离长剑,对着流水,朗朗而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我虽然也是一位诗人,也站在这座小亭里,我只能唱“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不是我意志消磨,而是在这幽深的孔雀河谷中,我醉于美丽而不知烦恼为何物。

珍珠滩

九寨沟的水,静到极致的是五彩池。动到极致的,则是珍珠滩了。

珍珠滩在日则沟的下部,五花海与镜海之间。一片世所罕见的钙华群流。当我置身在这一片流滩之前,真是惊喜莫名。无数问题的循环,形成历史的曲折。而眼前的千折万折流水,千叠万叠急湍,则构成了无穷的自然之美的循环往复。

这是一片怎样的滩流啊!

碎雪团团,随阳光而流转;晶珠粒粒,含霞光而滚动。簇簇鹤羽,栖碧树而徘徊;点点星光,坠寒露而闪烁。石瘦松长,在清泉白瀑之间;天荒地老,在嗽雪轰雷之中。千条万条欲飞之龙,盘踞旷古的草莽;千树万树争艳之梅,摇曳抗俗的冰心。牦牛渡水,悬岩且成函谷;青鸟涉滩,卵石喜搭鹊桥。秀树如杯,送我千盅芳醪;石笋如笔,画出一轴云烟。神话、图腾、自然,彼此混为一体;现在、过去、未来,时间已经凝固。

徘徊复徘徊,流连复流连,在这变幻无穷的流滩前,我真正领略到了自然之美的催眠能力。当然,被催眠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我的精神。德国的一位哲学家说过“一切时代的伟大艺术都来自于两种对立力量的相互渗透——来自于狂欢的冲动和梦幻的精神状态。也就是存在于做梦状态和醉酒状态中的那种对立。”此刻的我,正是处于这种对立之中。

热爱自然的我,曾在多少回梦游中,向往那种野性与温柔统一的山水。既精美绝伦,又狂放不羁;既是情绪的极度宣泄,内在的结构又井然有序。珍珠滩正是这样的一片山水。到此你可以深信,最好的艺术就是自然本身。面对它,你将获得幻想的力量。激动人心的狂歌狂舞,清澈宽博的云水襟怀,它们相互渗透,互为表里,使珍珠滩成为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顺着滩流间的木板小路,我且观且行。钙华的缓坡上,生长着密密匝匝的矮树丛,每一株树都枝干倔犟,横陈有致。椭园而小巧的绿叶,绿得何其深沉。葱白的滩流便在这些树丛中窜流,偶尔弹上板桥的细碎的浪花,象是自空而降的一絮霜,轻盈湿润,落在脚背上,痒酥酥的很是舒服。

顺着木桥,我们涉过滩流,来到了珍珠滩的里侧,拐过谷口,突然听到一片巨大的水声,如万壑惊雷。噼噼叭叭的大雨点,也兜头兜脑砸下来。寻声望去,但见一屏百米多长的环形峭壁上,跃动着数十条瀑布。细如银蛇,大如蛟龙。蛇如响箭,龙如狂飚。它们交织在一起,扭动、狂舞、呼啸。逼得每一个前来瞻望的行人,都不得不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一个何等壮观的瀑布的家族啊!物理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达到了完美的结合。这一挂挂数十米高的银瀑飞身而下,让我感到脚下的岩石在颤抖,山谷在悸动,大地被撕裂。被溅起的水雾,如簇簇银花,团团雪淞。照射它们的阳光,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不是万古长新的太阳病了,而是这些瀑布的生命太过奔放。

身临其境,我感到我的长期在理性与逻辑的薰陶下而被束缚的人性,突然一下子获得解放。我想到“拔剑四顾何茫茫”的李白,我想到“雕裘换酒也堪豪”的秋瑾。他们追求真挚的生命,而不惜砸碎世俗的枷锁。秩序是社会和谐生活的保证,却是艺术的大敌。追求卓越的生命首先就该具备粉身碎骨的勇气。像这高高的飞瀑,刹那间完成生命的壮烈。

此刻,我仿佛看到飞身而下的不是珍珠滩的流水,而是历代那些从理想高地上一跃而下的仁人志士。他们在地为珍珠,腾空而起后,则化为彩虹,化为苍穹上的闪闪熠熠的星河。

《醉里挑灯看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