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姐,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

>

姐,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

阎王的祖宗 著

古代言情 嫡姐 曹云州

古代言情的小说《姐,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阎王的祖宗”。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看他身姿挺拔,长相俊俏,心中很是为他惋惜了一阵。我唤他过来同我把嫁妆都收拾收拾。他不出声,缓缓点头表示答应。他帮我把箱子都搬进房间,走近的时候,脖子上有一块凹凸不平的伤疤分外明显,像是烫伤...

来源:hj   主角: 曹云州嫡姐   更新: 2023-01-05 15: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曹云州嫡姐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姐,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是由网文大神“阎王的祖宗”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长得太满太密,枝干承受不住重量,便不断有花瓣簌簌掉落花树下站着一人,肤白,身长那人侧过头来看我,眼窝微陷,眼型细长饱满,侧脸线条明朗,再加上站在花雨里,此刻涌上我脑子里的只有一个词:艳绝我一时间看得呆了,后来想了想,这么早就在门外候着的,一定是曹云州这里的小黄门看他身姿挺拔,长相俊俏,心中很是为他惋惜了一阵我唤他过来同我把嫁妆都收拾收拾他不出声,缓缓点头表示答应......

第3章

长得太满太密,枝干承受不住重量,便不断有花瓣簌簌掉落。

花树下站着一人,肤白,身长。

那人侧过头来看我,眼窝微陷,眼型细长饱满,侧脸线条明朗,再加上站在花雨里,此刻涌上我脑子里的只有一个词艳绝。

我一时间看得呆了,后来想了想,这么早就在门外候着的,一定是曹云州这里的小黄门。

看他身姿挺拔,长相俊俏,心中很是为他惋惜了一阵。

我唤他过来同我把嫁妆都收拾收拾。

他不出声,缓缓点头表示答应。

他帮我把箱子都搬进房间,走近的时候,脖子上有一块凹凸不平的伤疤分外明显,像是烫伤。

我一想到曹云州昨夜那出「沸水过人」,心中隐隐担忧,便问「这脖子上的伤……可是你主子欺负你?」
他停下手中的活计,看了我一眼,仍旧没出声,又是缓缓点了点头。

我心想曹云州果真与传言不同,心思扭曲,虐待自己手下的人丝毫不手软。

再看看从家里带了这么多东西,都是这小黄门一箱一箱帮我搬进来,收拾妥帖的,心中难免替他愤愤不平,便安慰他「你别气,做到他这个位子上的,估计脑子都有点毛病。」

我拍着胸脯打保证「以后他再欺负你,你便来找我,他要是阎王,我便是阎王的祖宗!」
我一时激动,慷慨激昂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以示鼓励。

下午的时候,下人带我去见曹云州。

我们穿过一条长长的游廊,七拐八拐,最后竟然来到了东厂的厂狱。

厂狱里光线很暗,四面墙上挂着的都是刑具,哀嚎声四起。

我见着了今日帮我搬箱子的小黄门。

他的脸颊上沾着一滴血,手中拿着鞭子缓缓向我们走来。

我突然想到,我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正想叫他,旁边的人就已经将身子弯了下去「督主。」

我无措的看着他。

督…督主?
他叫他督主?
这就是曹云州?
我居然要堂堂督主为我搬箱子?
我我我…我还当着他的面说他脑子不太好,甚至口出狂言当他祖宗?
曹云州向我绽放出一抹微笑。

换个地方生活吧,我累了。

我的双手不断发抖,因为我突然想起来,我还在他的翘臀上拍了两下,以资鼓励。

就…挺有弹性的。

一时间我身上的血液都好像被冰封住了。

曹云州冲我微微一笑,牵着我的走,渐渐往厂狱深处走。

越向里面…

《姐,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