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极品废太子

>

极品废太子

宁安 著

军事历史 宁安 柳湘云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宁安”的新作《极品废太子》,这是一本军事历史的书。内容详情为:这又是废太子造的孽。皇帝宁淳禁止萧皇后继续补贴废太子之后。平日大手大脚惯了的废太子就变卖起了王府里的物件。一开始仅仅卖王府里的字画古董,后来竟然连奴仆也卖了...

来源:ywqd   主角: 宁安柳湘云   更新: 2023-01-04 16: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极品废太子》,现已完本,主角是宁安柳湘云,由作者“宁安”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平康坊长安最繁华之所众多皇族,勋贵,大臣府邸云集于此而长福楼便在平康坊东北角的碧落池岸余钱往长福楼去的时候,魏如豹则先一步到了平康坊,进入一座豪华府邸在下人的引领下,他在后花园的凉亭前停下,隔着一道屏风躬身行礼,“小的魏如豹,参见殿下”屏风后面传来淡淡的一声“嗯”,略带期待地询问,“对欠下的银子,东海王怎么说?”魏如豹邀功一般笑道,“这次小的没逼东海王还......

第十六章 新风

东海王府。

余钱从长福楼回来,将屠四给的赔率回禀了宁安。

对这个赔率,他基本满意。

屠四当然可以给他定更高的赔率。

但赌局的规矩是,他的赔率高了,对家的赔率也得高。

不能他拿着一比一百的赔率,对家依旧还是一比二,至少也得翻一番。

屠四清楚他东海王府的家底,自然不愿意给过高的赔率。

免得最后倒霉的是长福楼。

“殿下,如果有人要成心针对咱们王府,这次赌局可就是一场豪赌了。

这时,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余钱望着暮色中的朦胧树影,突然有些后怕。

若是对家押的赌资太多,到时候只怕卖了王府也不够赔的。

以前东海王的确常常设赌局,但玩的赌局多是有封顶的。

比如押了五千两银子,输完为止,对家赌资再多,王府也只赔五千两。

可这一次真真是上不封顶。

他清楚,这是东海王故意下的套,诱饵越大,针对王府的人才越可能上钩。

可是这样,风险也是极大。

如果输了,这次王府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又想到即便不这么做,魏如豹和身后的人也不会放过东海王府。

他干脆心一横,正如东海王说的。

左右都是死,不如闯一把。

说不定会海阔天空,不但解决了王府当前的困境,还能将前些年输的银子一把赢回来。

宁安注意到余钱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他轻轻笑道,“余管家,你尽管按照本王说的,处理泡水的茶砖,这才是关系本王存亡的根本。

“殿下放心,老奴就是不吃不睡,也要把殿下交代的差事办妥了。余钱躬身道。

宁安点点头,记忆里这位服侍了废太子十余年的老宦官相当忠心可靠,办事也极为稳重。

否则萧皇后也不会放心他来伺候东海王,管辖整个王府。

示意余钱可以回去了,宁安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余钱道,“不是还剩下两千两银子吗?拿出一千两把拖欠月钱发了,剩下的用于这一个月的支出。

顿了下,继续道,“告诉护卫,女婢和家丁们,这只是补发的一部分,待本王赢了赌局,便将历年欠他们的月钱全部发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让王府上下对他忠心耿耿,不能仅仅依靠平日里的礼贤下士。

何况,自东海王府的财务捉襟见肘之后,废太子便停发了月钱。

王府上下对此敢怒不敢言。

他们虽是奴仆,卖身王府,生死不由自己。

但他们也有家人,需要银子度日。

按照卖身契上的约定,即便为奴,王府也要发月钱。

至于护卫们就更不必说了。

当兵吃粮,让他们喝西北风,他们可不乐意。

如果不是靖王的嘱咐,只怕他们早就哗变闹事了。

“是…是…殿下。余钱闻言,怔了半晌,最后结结巴巴回了一句。

他望向素水,见素水眼角含笑。

从素水口中得知东海王的变化,他依旧半信半疑。

这次他真见识了。

不禁心中暗道,如果东海王真的弃恶从善,就算这次输的王府上下要出去要饭,他也心甘情愿。

喜滋滋去王府库房领了银子,又叫护卫和奴婢们领月钱。

众人听说东海王要补发往日月钱,个个不肯相信,以为是谣传。

直到看见余管家面前装满银子的箱子,他们方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这一个月来,东海王对他们比以往好的太多,反而让他们更不好意思提月钱的事。

没想到,东海王刚从大通钱庄借了银子,便立刻给他们补发月钱。

“殿下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以前挨那么多打也值得了,现在的殿下对我们像家人一样,现在银子也管够了。

“终于盼得云开见日出。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更有不少感情丰富的家丁和婢女喜极而泣。

以前他们像是在黑暗中过日子,不见光明。

东海王一个不高兴就毒打他们,月钱更是今天有,明天无。

有时候恨极了,他们宁愿自己是下一个被卖掉的人,总比呆在东海王这个活地狱好得多。

前后强烈的对比下,他们怎么不激动?

余钱笑眯眯的,心里喝了蜜一样甜。

他只希望王府能一直和谐下去。

冷铁面无表情,但却暗暗点头。

护卫们虽然不像一些奴婢哭哭啼啼的,但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

他们受靖王嘱咐,护卫东海王,但谁又不想奔个好前程。

即便没有前程,但混个舒心也行。

之前,他们二者俱都求而不得。

现在,至少以后能舒心了,至于前程不前程的,他们也不强求。

……

“你们两个怎么不去领月钱?

前面的哭声和笑声传到寝殿。

宁安望向侍奉在一侧的素水和秋云。

余钱来回这段时间,他已经盘算好了整套销售茶砖的计划,心情轻松了不少。

“娘亲在李家虽然过的不好,但每月的供奉还是不缺点,还是先紧着其他人。素水抿嘴轻笑,温柔如水。

秋云笑嘻嘻的,“奴婢孤身一人,吃饱就行,也不需要。

宁安怔了下,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时候就这么奇妙,恶主反配良仆,善主反遭恶奴。

废太子混账,但萧皇后给他选的班底却是不错。

笑了笑,他说道,“那本王给你们记着,到时候赢了钱,一文不欠,也不枉你们这番心意。

“殿下记着奴婢的好就行了。素水眼波流动,更显娇媚。

宁安见了,不由心中一热。

他是个正常男人,当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何况他脑海中的画面中又有很多与素水一起的旖旎画面,撩拨心房。

若是废太子,说不定当着秋云面便将素水揽入怀中,恣意疼爱。

只是,他毕竟来自现代,在未成年少女面前干坏事还是有心里负担的。

不过,这种事也不必太刻意,情到浓处便自然而然。

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先让渡过这次难关。

既然赌局已经摆出,他和赌客们也都该上桌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