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泥泞

>

泥泞

线团团 著

周海山 林阮 泥泞 现代言情

线团团的《泥泞》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林阮细细品味。 林家的客厅里,林珊珊见顾旻行给人回着消息,忍不住凑过去,“旻行,你跟谁聊天呢?” 顾旻行收了手机,眉眼挺淡,“朋友。” 林珊珊想看没看到,听顾旻行这么敷衍的两个字,也只能笑笑。 两家人今天聚在一起要谈的事也谈妥了,顾父和顾母开始告辞,本来是叫上顾旻行一起走的,但顾旻行说想多陪林珊珊一会儿,毕竟明天林珊珊就得去国外参加比赛了。 两人相处的好,大人们看的欣慰,自然是给足了私人空间。 林父林正国和葛薇送顾父顾母出去,两人就在客厅旁若无人的亲昵了。

来源:七悦文学   主角: 林阮周海山   更新: 2022-05-23 09: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线团团的《泥泞》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林阮细细品味。 林家的客厅里,林珊珊见顾旻行给人回着消息,忍不住凑过去,“旻行,你跟谁聊天呢?” 顾旻行收了手机,眉眼挺淡,“朋友。” 林珊珊想看没看到,听顾旻行这么敷衍的两个字,也只能笑笑。 两家人今天聚在一起要谈的事也谈妥了,顾父和顾母开始告辞,本来是叫上顾旻行一起走的,但顾旻行说想多陪林珊珊一会儿,毕竟明天林珊珊就得去国外参加比赛了。 两人相处的好,大人们看的欣慰,自然是给足了私人空间。 林父林正国和葛薇送顾父顾母出去,两人就在客厅旁若无人的亲昵了。

《泥泞》网友点评:

温习晴雨:可不可以一次多一些更新,看不過癮,先去看完一個短篇的再回頭,也不過更新兩章

月见里故山:该文很有特色,故事不俗套,人物细腻真实,情节紧凑

远方小镇:大大写的这本书太合我的口味了 真的 每天就等着你一个人更新 好想让你多更新一点

第41章:乱七八糟

林珊珊上前一步来,握住顾旻行的胳膊,随即又放下,朝着顾旻行微微一笑,接着问道,“你刚刚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顾旻行淡定道,“出去抽了根烟。”
林珊珊凑近,果然在他身上闻到了烟草的味道,随即轻松下来,说,“送我回去吧,有些累了。”
顾旻行点了点头,两人先行离开。
陆燃开车送林阮,林阮正纠结着今天要不要回林家,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一看。
顾旻行去上林苑。
林阮收了手机,红唇翘了翘,格外的摇曳生姿。
陆燃正侧眸看她,一时间竟有些呆滞,但很快回过神来,轻挑起眉,“有好事?”
林阮,“调头,去上林苑。”
…..林阮到了上林苑本来是准备先进去的,谁知道,顾旻行竟然将密码改了。
林阮忍俊不禁,防她防的跟贼似的。
她倚在门边,无聊的用脚尖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地面,等她数到180下的时候,顾旻行回来了,电梯一打开,林阮扑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娇俏可人,一如既往。
“人家等你等的都饿了。”
她委屈的嘟唇,朝他撒娇。
顾旻行此刻心情似乎不错,用手揽着林阮的腰,单手开门,将她抱了进去。
随着大门被关上,顾旻行将林阮抵在了墙面上,林阮笑眯眯的瞧着他,“看来你比我还饿。”
这一晚顾旻行放纵的有些过了分,到了最后林阮胃都失去了知觉,连饿都忘了,迷迷糊糊的脑中一片混沌。
第二天她醒来,头疼欲裂,身体更是倦的没有一丝力气。
顾旻行的手搭在她的腰际,在她身后睡得很熟,她调转姿势,翻了身,动作不轻,却没惊醒顾旻行。
林阮的目光落在顾旻行沉静的脸上,睡着了的顾旻行看起来比平时可惹人喜爱多了,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冷傲薄凉。
林阮伸出手指,莫名的就想要点一点顾旻行的眉心,临近时又退缩了,到底是没这个胆子,她叹了口气,认怂选择翻身继续睡,或许睡一觉,还能退烧。
她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眼看着翻了一半了,搭在她腰间的手臂,突然收紧,将她往怀中用力带了带,一抬头——四目相对。
林阮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有些快,人也跟着清醒了不少。
顾旻行檀黑的眸一动不动的盯着林阮看,大概是刚醒来的缘故,眼中有些缱绻之色。
“你刚刚——”低哑的声线带着一丝不确定,“想对我做什么?”
“……”吵醒了顾旻行,林阮还是有些心虚的,她抿了抿唇,说,“我好像发烧了,准备叫你送我去医院。”
顾旻行彻底清醒了,他伸手摸了摸林阮的额头,烫的吓人,皱眉道,“起来。”
林阮点点头,起身穿衣服。
顾旻行醒了就没那么怜香惜玉了,林阮下楼的时候,脚底都是飘的,顾旻行也没说扶她一把。
上了车,直奔医院。
林阮下车时,顾旻行接到了通电话,林珊珊打来的,不知道在那边说了什么,顾旻行看了林阮一眼。
林阮心里大概有底,这一眼代表什么。
果然,顾旻行收了手机就对她道,“你自己进去。”
也谈不上失不失望的,但多少是不开心的,她以为,有了昨晚,她和顾旻行最不济也该是恢复了关系的。
林阮没说话,摔了门,往医院去了。
39°5,高烧。
医生问林阮,保守治疗还是直接打抗生素。
林阮选择了后者,她可不想拖着这副要死不活的身体,慢慢来。
挂了水,林阮就躺在病床上睡觉,人一生病,就总爱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梦里,林阮看到她死了十几年的妈,明明是明艳动人的模样,却总是那副多愁善感的样子,她穿旗袍,像旧时代画报里出来的女人,站在楼顶,像是要跳下来。
林阮在楼下焦急的叫她,但一眨眼,楼顶站着的那个人就成了自己。
她听到自己在叫一个人的名字,叫的是什么?
她细细的听。
哦–是怀舟,洛怀舟!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