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畅销巨作夫诱

>

畅销巨作夫诱

连翘 著

江念芙 现代言情 连翘

最具潜力佳作《夫诱》,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江念芙连翘,也是实力作者“连翘”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江念芙为了不嫁给几十岁的鮻夫。只能答应去勾引还俗两年,不肯与嫡姐圆房的姐夫。沈修筠,天煞孤星。五年前克死了父母,得了心魔。自此潜心礼佛,压制自己的疯病。然而杨柳细腰的妻妹,总爱夜半三更敲开他的门。浑身溢着奶香,一声声姐夫,将他拉下佛坛,欲孽沉沦。...

来源:fcdbd   主角: 江念芙连翘   更新: 2023-09-06 18: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夫诱》,现已完本,主角是江念芙连翘,由作者“连翘”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滚出去。”立刻裹衣将江念芙单手抱于身后隐藏,哑声未消。江木刚进去便被一股香甜气息诱的身形一晃,再听沈修筠幽暗怒声,当下连滚带爬离开。方才将大门紧闭,他靠着墙壁蹙眉...

第42章

“将军,里面到底如何?
江木不知实情,且听屋中气息交错混乱。
天真以为沈修筠急病又起,无比忧神。
此时屋内二人交缠,故意的克制下更让其中情意裹满情欲。
二人深坠其中,落入忘我境地。
江念芙记不得自己在勾引,只痴痴的晓得迎着灼热起伏,胸前软肉不断颤抖。
“要了我吧!姐夫
她贴着沈修筠的胸膛,莹泪因欲愉悦蹦出。
数次满意的轻叹,江念芙越来越靠近,渐渐迷离。
沈修筠鼻腔内闷哼不断。
脑中因江念芙说的话几乎爆炸。
要了她吧!要了她吧!
这些魅惑的话数次席卷而来,使他手掌力道不断加重……
就在二者身体几乎严丝合缝时……
一直得不到回应的江木继续猛敲房门,声音如锣鼓一般厚重,“将军,你到底还在不在里面?要是再不说话的话。
“我踢门进来了!
江木莽夫性格,说到做到。
静……
沈修筠暗眸骤敛,终于被声音拖回现实,一滴灼汗自下滑落,痛意叫他清醒。
此时大门吱呀吱呀的被打开,光亮透着门缝渐渐渗入其中。
而他衣衫不整,江念芙几乎赤裸的如烂肉一般靠在他身上,一脸绯红,气息不齐的娇声喘着。
“滚出去。
立刻裹衣将江念芙单手抱于身后隐藏,哑声未消。
江木刚进去便被一股香甜气息诱的身形一晃,再听沈修筠幽暗怒声,当下连滚带爬离开。
方才将大门紧闭,他靠着墙壁蹙眉。
“刚才里面那副场面…..
他想时顿时老脸一红。
若不是里面没有别人,他还真以为是春景图里面的画面呢!
佛堂内,沈修筠自暗门走过,动作放轻,将早已脱力的江念芙安置与被褥上。
女子浑身痕迹,两股颤颤,上方更有一个硕大的巴掌印,她任凭外处寒风席卷,一动不动。
又败了!她懊恼。
“穿衣,离开海晏堂。沈修筠收拾好衣裳,又是不染尘世的佛子。
“不……江念芙受了一番折腾,软软的语调显得人虚弱至极。
沈修筠没惯着她,倒不如往日狠厉。
不过将她玉体轻提,认真帮着穿衣,期间他坚硬的手甲刮向江念芙软肉,女子顿再嘤咛。
她心绪不佳,便任凭沈修筠摆弄,直至对方赶人,这才嘟起朱唇,一脸幽怨的埋怨。
“姐夫,要了念芙便如此为难?
“你便这么不喜欢?
她瞧着他们二人刚才纠缠景象,也不像是不喜欢,倒像是食不知髓呢!
沈修筠稍顿,轻碾佛珠,暗眸叫人看不透情绪。
“嗯,不喜欢。冷声无情至极。
江念芙面上娇色僵住,一瞬间的失意,遂及立浮媚笑,“念芙记住了!姐夫且等着,你总有一天会喜欢的,我绝不放弃。
放狠话时江念芙气劲十足,跺脚转头神情却是瞬变,一股空落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纤手紧握。
不喜欢才好呢!
本就是靠着世子的身份谋个好未来。
真若是有感情了!她反倒愧疚了!
她倔强的这样想着,原本清亮的杏眸却沉入墨色,根本无法散开。
夜色降临,鹧鸪于弯月下长鸣。
海晏堂的院子一片孤寂,沈修筠冷面坐于松花石锻造的石凳上,抿一杯清水,心中的滋味无比复杂。
江木提剑坐他对方,少年人大胆观测对方。
终于提着嗓子发问,“下午?
嘭,沈修筠手上的骨瓷杯直接碎在桌前。
江木瞠目结舌,猛吞唾沫,生生将要说的话咽下。
他咬牙讪笑,“是这样的将军,左统领让我告诉您,五日后必须见,不然他就死在午门前了!
“说保住乌纱帽不容易,若您愿意帮忙,他便是把您当祖宗也甘愿,若您是不愿意,日后两家的仇也便是结上了!
“这个左统领也……
江木表情一言难尽.
左统领是行武出身,后面闹饥荒上山当土匪,规模越来越大,朝廷都拿他没办法。
后面是老国公攻山。
这才让他答应被朝廷收编。
所以这些年来,左家和沈家的相处甚少,现下若再贴仇怨,自也如他所说,双方谁也别想好过。
沈修筠骨节分明的手落于松花石桌上,轻轻叩敲。
思量……
江木自有见解,“怕是萧家捣的鬼,萧丞相恐怕早就知道左家账目有变,特地给您下套。
“让两家出现分歧内斗,他好渔翁得利。
沈修筠第一天上朝便给了萧丞相下马威。
南方水利二人各执一词,最后当今皇帝竟跟随沈修筠这个兵部侍郎的意见。
那日萧丞相丢足了面子。
如江木所看,那老匹夫心眼子小,哪如他们将军一般秦风霁月,不染尘灰。
自他滔滔不决后,沈修筠薄唇微启,终于漠然开口,“答应他!五日后见。
“啊?江木觉有不妥之处。
随后又听沈修筠说,“再派军中得力的几个弟兄把他打一顿,别打死了!此人还有用。
嘎嘣,江木嘴巴大张时下巴差点脱臼。
此时如果能收回他之前对自家将军的称赞便好。
松鹤堂。
江琳琅且替着沈老夫人布餐。
她一贯不是个心细的,摆放碗筷时仍有差错。
好在沈老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未曾与人计较,她今日穿的朴素,声音沧桑的叹气。
“下个月便是忌日,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如何?
沈老夫人念的是老国公等人。
当年边境一战,沈家儿郎纷纷应站,只奈何中途受挫,被匈奴突袭。
老国公绝不投降,浴血奋战。
那一战,沈家一派尽数折损,唯一剩下的沈修筠是老国公夫妇豁出性命护出来的。
亲眼见到父母,叔父,战友死于跟前。
沈修筠发了一个月的疯,清醒后毅然决然入佛门,从此于俗世割舍。
一想到这时,沈老夫人胸前总是隐隐作痛。
“祖母节哀。江琳琅仅只是听着,全无悲情。
又不是她死,与她何干?
她今日,且有别的意图。 

小说《夫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巨作夫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