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刊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阴曲血棺

>

阴曲血棺

阿洛 著

哈达清水 悬疑惊悚 阿洛

小时候我们所熟悉童谣《马兰开花》,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那不过就是普通的童谣,然而在哈达家族,这个守陵人家族里,这个童谣却诡异,恐怖的纠缠着这个家族
随时出现的童谣,女孩子讲的童谣,都会在这个守陵人的村子响起,每次响起的时候,那库里村,恐怖就弥漫开来
童谣入心钻髓
那个唱童谣的五六岁的女孩子,如同一团鬼火一样,在库里的村子跑着,忽闪忽暗的,你永远也抓不住,童谣悲切的在她嘴里唱出来
每当童谣出现,都会出现惊悚
第一次童谣出现,那哈达家族守着的陵墓,就出现了诡异的事情
守陵人进了那陵墓,失陵失墓,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陵墓会出事儿
童谣唱起来,他们进了陵墓查看,进去的瞬间,千年不灭的灵灯,在摇曳中,熄灭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随听,就听到了滴水的声音答,答,答,声音清晰,让人头皮发麻,突然,那熄灭的百盏灵灯,有一盏,摇晃着,竟然亮起来,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不是水滴声,而是血,一滴一滴的在往下滴,答,答,答,那血滴到了棺材上,殷虹,那棺材已经成了半红血,血从棺材顶流下来,一道,一道,一道的满眼的红

来源:掌中云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时候我们所熟悉童谣《马兰开花》,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那不过就是普通的童谣,然而在哈达家族,这个守陵人家族里,这个童谣却诡异,恐怖的纠缠着这个家族
随时出现的童谣,女孩子讲的童谣,都会在这个守陵人的村子响起,每次响起的时候,那库里村,恐怖就弥漫开来
童谣入心钻髓
那个唱童谣的五六岁的女孩子,如同一团鬼火一样,在库里的村子跑着,忽闪忽暗的,你永远也抓不住,童谣悲切的在她嘴里唱出来
每当童谣出现,都会出现惊悚
第一次童谣出现,那哈达家族守着的陵墓,就出现了诡异的事情
守陵人进了那陵墓,失陵失墓,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陵墓会出事儿
童谣唱起来,他们进了陵墓查看,进去的瞬间,千年不灭的灵灯,在摇曳中,熄灭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随听,就听到了滴水的声音答,答,答,声音清晰,让人头皮发麻,突然,那熄灭的百盏灵灯,有一盏,摇晃着,竟然亮起来,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不是水滴声,而是血,一滴一滴的在往下滴,答,答,答,那血滴到了棺材上,殷虹,那棺材已经成了半红血,血从棺材顶流下来,一道,一道,一道的满眼的红

《阴曲血棺》网友点评:

七月是神的时间:无限流脑洞文,很有意思,精品。所以说晋江是一个神奇的网站,里面居然有不少能看的书。

时空之头号玩家:书还是不错,但总有各种小毒点膈应人!干粮带毒

天路杀神:这个作者我就没一本追到结尾的,养

《阴曲血棺》精彩片段

第2章 青陵阴线


我听着,声音慢慢的消失了,这声音从哪儿传来的呢?山的那面吗?太可怕。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
早晨起来,大哥阿合眼睛通红,他进来,小声说。
“阿洛,昨天夜里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我想大哥肯定是听到了。
“没有。”
我说没听到,是不想让大哥再紧张害怕了。
我又爬上山,看着山坳中的青陵,那是大陵,还有地宫,很有气度,不远处就是我们守陵人的坟地,有上百个坟了。
我竟然在那块大石头上坐了一天,一直到天黑,大哥阿合叫我。
“回家吃饭喽——。”
长长的拖音,我听着温暖,原来是母亲喊的,母亲死得早,后来父亲喊,父亲死了,大哥阿哈喊,我的眼泪流下来,没有动。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站起来,竟然看到青陵出现了阴线,在陵轴正中,从陵门直通后陵,一条闪亮的线,那是阴线。
这个出现过一次,也是在青陵笔记上出现的,那都过去了二百一十二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我马上下山,那阴线就消失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进我的房间,饭菜都摆在那儿,还有一瓶土酒,那是我们自己烧制出来的。
我从架子上把书拿下来,就是青陵的笔记。
父亲让我看书,所有在他房间里的任何书,我都可以拿过来读,而其它的哥哥,弟弟是不行的,他不允许是没有人敢碰的。
我看着,我没记错,确实是二百一十二年的时候,现现了阴线,闪亮着,最初是从陵门,直到底陵,中轴线,第二天之后,阴线就开始加长,一连着十五天,那条阴线在一青陵外一公里处,扎下去。
【之,见尸,尸蓝,不腐,眼怒睁。】
这是青陵笔记先主记载的,到这儿就没有了下文。
这有点吓人,下文怎么没有写出来?当年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事情呢?
如果父亲阿木活着,有可能知道。
父亲说过,有一些事情,都是口传的,不能写下来,可是父亲死得太突然了,不知道跟大哥说了什么没有。
大哥阿合进来了。
“五弟,也别伤心了,这个家要你撑着,大哥也没有那个能力。”
“大哥,没事,我想问问父亲死的时候,他和你说了什么了吗?”
“没有,我进去,看到父亲倒在那儿,我就背出来了。”
“噢。”
“五弟,我感觉要出事了,听到那童谣了吗?”
“听到了,不会有事的,那不过就是童谣罢了。”
大哥虽然不拿事,不经事,但是是一个实在人,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的担心,我也不是没有。
我喝酒,看着书,想着事。
阴线出现了,就是出事了。
半夜,我直起来,进青陵,夜不入陵,白不入室,这是规矩,三百多年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